在历史中发现今生

  今天的课都有历史感。


  教育学进行第四讲《教育学:历史、性质及基本立场》,政治课继续《中国与日本的关系问题》。


  教育学的发展过程中,古今都是以一大批哲学家的思想为基础。中国的孔子,古希腊的苏格拉底,这就奠定了东西方的思想基础,教育学也是从这里慢慢分化出来的。老师先介绍了《论语》《礼记·学记》《中庸》《大学》中与教育有关的文字。鼓励大家去读原著不读被人注解过的,这样才能从原著中发现别人发现不了的。老师介绍外国的教育发展,看着一大堆闪光的名字: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夸美纽斯、洛克、卢梭、康德、赫尔巴特、裴斯塔洛齐……这些名字背后都有闪光的思想,让我们这些后来者仰望。我产生一个念头,应该系统阅读经典的教育著作,从教育的角度审视孩子,审视学科教学,不让学科教学孤零零站在自己的场地上。让学科教学因为有教育学的支撑而厚重,因为有孩子的加入而生动。现在英语学习占据了大部分时间,心灵中也腾不出一块地方来给教育学了,更不要说时间上。所以,英语已经成了做研究的一个制约因素,只有在突破了英语以后才有可能全身心投入到研究中去。


  老师在讲教育学的性质时,我听得入神,因为很多表述是我原来所不曾知道的。老师列举了八条:“教育学意味着成人与孩子的相遇”“教育学意味着责任的召唤”“教育学意味着爱的关心”“教育学意味着文化的规范”“教育学意味着希望与可能”“教育学意味着机智的情境性实践”“教育学意味着智慧的养成”“教育学意味着一种总体性学科(知识领域或知识形式)”。看每一句话都会使心灵受到触动。任何一个教育工作者如果能从这些角度去看待自己的工作就会是一个成功的人,碰到这样的教育者对孩子而言就是一生的幸运。希望自己能够向着这样的目标前行。教育学还意味着什么?老师把这个问题留给了我们,大家仍旧可以去思考。教育是什么,很重要,但是教育能够做什么,能够怎么做也同样重要。下节课老师要讲我更感兴趣的内容。


  政治课对现在中日关系的分析也是立足在历史的角度分析。让我感觉到国与国之间的关系,有时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总是在共识中冲突,在冲突中调和。整个历史的发展进程也是如此,不断地矛盾斗争。人类的发展史就是矛盾斗争史,真是经典。


  这让我想到,我这个人,总是处理不好各方面的关系。现在想来还是烦恼。我的一位师长很直率地批评我说话不经过考虑,想什么就说什么。我想也是,我的很多文章都是思辨的结果,而不是学术研究的结果,是凭着一种经验性的想当然。蔓延到生活领域,也是一种理想化的想当然。所以,对待任何事的时候就有了太多的主观认识,而缺少客观评价。也许在这里,会让我接受较为正规的学术训练,能够让我从证据的角度看待他人和他物。我总以为付出努力就会收获,这其实是一个很模糊的真理,不是耕耘就有收获,在学术关系中是如此,在人际关系中更是如此。以“他者”的立场看“自己”,我总是试图找到一条在人群中特别是单位中立足的位置。我知道,真诚是人际交往的第一把钥匙。是不是每一个人都觉得自己对别人已经很好了呢?我不是别人,我不知道。人总是要有“归属感”的,离开了学校,离开了学生,自己的归属慢慢找不到了。调动自己的一切感官去感觉,却找不到……


  如果用一个词概括我的求学之路,也许只有“辛苦”,虽然我自己不愿意承认,但是事实如此。我把全部的心思放在“进步”上,把家——父母、孩子、责任都放在了身后,什么都不管,什么都不做,甚至连个电话都不曾给父母打。把社会——朋友、同事、交往都放在了脑后,不主动打电话,不主动问候……就这样被动的生活在我所在的圈子里,像一个冷漠的人。生活的惯性已经真的让我成了冷漠的人。我的所有生活(除了学习和工作)都成了被动的。所谓的成功是什么?人生没有亲情与友情,继续下去又有什么意义呢?大禹过家门不入为的是黎民百姓,而我呢?似乎只是为了我自己的所谓梦想。


  明天除了上课,还应该走向何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