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用与无用

  这两天总是被一些想法困扰着,那就是来这里读书究竟有什么用?每天忙碌又有什么用?读完以后回去有什么用?学习现在的这些学科有什么用?每天坚持听每一节课有什么用?……这一系列的问题都在缠绕着我,让我对自己的现在充满着怀疑,所以做事的时候也就不在坚定。


  翻看张楚廷先生的《教育哲学》,看到第四章“人发展什么?”,对人的发展进行了十二节的论述,是这本书节数最多的一章。第一节是“关于功利”,谈到了“有用”与“无用”。首先有一问让我惊醒——“为什么要有用?”是啊,为什么一定要有用呢?这引起了我的思考。我来这里上学,本身就是为了圆一个梦,一个到大学校园的梦,在思想掏空以后来补充营养,来寻找自己后半生的思想来路……这一切都是意识化的,与实用无关。为什么现在也跟着别人去想有用的东西呢。我本是为“无用”而来,把我的教师角色,管理者角色退去,甚至家庭角色也淡化了。竟然在这里想所谓的实用,这和我的初衷已经渐行渐远。


  每个人是怀着不同的目标走到这里来的。有个同学说,本来是想来这里玩一玩的,看到大家的情况以后觉得再也不能玩了,时间是那样的宝贵,于是到处查书目,复印书,买书,读书。对读书,我本来有着清晰的目标的,现在也受了别人的影响突然不知道应该做什么了。张楚廷先生在这一节中也谈到“有用”“无用”,有用不一定就是实用,要看对谁有用,对什么有用,对现在有用,还是对将来有用,是对自己有用,还是对后人有用……是啊,人们想的有用,多数是对当下的自己有用,是一种急功近利的有用。


  我还记得一个政治老师谈到上海的一个老研究者,几十年如一日研究一种所谓“无用”的东西,研究生都不愿意跟他做,因为没有经费,也不能出名,但是老人一直在研究,完全抛却名利的研究。另一位政治老师谈到一些日本的律师为了帮助中国人打“战争赔偿”的官司,变卖家产,不惜一切代价。这些人所做的事情对他们自己有用吗?这是功利的人永远都不会理解的。


  我在这里读书,对自己现在有用吗?我现在连工资都没有,对致富而言,肯定是没有用的,读书甚至不能养活我自己。小学阶段根本对学历没有过高的要求,我上学对职称评定有用吗?对我自己有用吗?我放弃已经熟悉的工作,读一些我知道可以,不知道照常不会影响我生存的知识,对我算是有用吗?其实,问自己这样的问题,是很傻。人生除了实用,还要追寻梦想,梦想才是人生的原动力。如果我们的祖先都满足于吃饱穿暖,有一个可以遮蔽的地洞,那么我们这些人还会有现在的生活吗?当然如果那样,根本也没有必要思考“有用”与“无用”的问题了。


  教育已经窄化到只为了考试,这是不争的事实,这和整个社会的“有用观”是紧密相连的。连教育者自己也不敢坚定地思考什么对学生有用。教育经过多次“瘦身”,已经皮包骨头,血肉无存了。孩子们只能接受对现在有用的教育,而不能享受对其一生幸福有大用的教育。引用张先生的一句话:有益,有用,我们只要“用”,不要“益”,实则丢了大用,丢了无用之大用,丢了无益之大益。我觉得这句话就足可以让我们深思,这背后的意蕴需要每个教育工作者咀嚼。


  所以,从今天开始给自己开列一份书单。


  亚里士多德


  柏拉图


  康  德


  黑格尔


  冯友兰


  陈寅恪


  ……


  去读这些人的书,做一些无用的学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