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质教育的春天已经到来了吗

素质教育的春天已经来到了吗


2008-1-17


 


打电话报告,我回来了,没想到校长要求我参加今晚的学部主任会议,那就意味着开始上班了。我知道,这是早晚的事情,所以就“乖乖地”去开会。


还别说,刚过完学生生活,坐在会议室里还觉得挺新鲜的,所以我一直听着各位部主任的发言,从中捕捉到不少有价值的信息。


116召开的山东省素质教育工作会议上,有两个比较重大的决定。一是高考成绩将成学生个人隐私,一是三年后全面取消中考。再就是全日制初中、高中学生不上晚自习,节假日也有统一规定。据说,已经有几所省级规范化学校因为顶风而上被摘掉牌子。高二以下的学生正月十五以前不准上课。


是什么促使教育厅做出这样的决策,肯定是跟我们省愈演愈烈的高考竞争、生源竞争有关系,同时和经济发展有关系,更与新的时代对人才的要求有关系。不管怎样说,这样一来,一刀切,大家都站在一个平台上,谁也不用担心别人偷着学了,并且还要确实让学生有高的素质。“把休息时间和节假日还给孩子、把健康还给孩子、把创新能力还给孩子。”这是副厅长张志勇的呼声。看来,这次是下了决心了。


还有一系列的政策,给个链接吧:


媒体报道:http://211.64.49.68/sdedu_gzdt/t20080118_26027.htm


会议纪要:http://211.64.49.68/sdedu_gzdt/t20080117_25975.htm


高考有了变化,中小学是不是会轻松些?那是肯定的,因为社会或者说家庭对教育的“狂热”关注,有可能降温,学校和教师有空间做些最应该做的事情。从另一个方面来说,懒惰的校长和教师不能以家长的要求为借口,搞简单的重复训练了。要想实施真正的素质教育就需要“专业”教师了,老师不能再是工匠,而应该是艺术家了,要给学生更多体验,给学生更深刻的学习过程,把持着一本课本肯定行不通了。那“音体美”等所谓小科的教师也有更多可以施展的空间。


还给孩子多彩的童年有了可能,虽然还会有更长的路要走。


想想我们这几年走过的路,在困难中坚持,把经典诵读、整本书阅读、语文实践活动纳入语文体系,开发课程资源。在学校的课程中加入校本课程,数学、英语、体育、美术都拓宽了学习领域。学生在学习的过程中有了很大的变化,《长河晨刊》对我们学校进行了报道。


会上也布置了任务,就是下学期我们在现在的基础上如何抓住机遇,突现特色。我想这也是让我来开会的原因吧,让我不要落下这一课,多些思考。我还要把自己在暑假中做的课程体系拿出来,重新整理一下,为了下学期以至更长时间的工作做一个规划。


春雷已经响了,春雨就要下了,但愿迎来的是一个又一个美好的教育的春天。

儿童文学的力量

儿童文学的力量


2007-12-3


 


这两天一直被激励着,一直被感动着,一直被浸染着,慢慢地染上了书香,慢慢的增添了心灵的力量。


“见到了很多传说中的人物”,这句话几乎成了这个活动的流行语。因为这是一次儿童文学的盛宴,这是一次思想的大餐。看着一串串本来就熟悉的名字变成一个个温暖的背影,这种心情是无法用“激动”来表达的。这次对我而言更走进了一些人,即使是老朋友,通过这次交流也更近了一些。


认识了很多人,就是接近了很多思想。在观看央校音乐会的间隙,我向郭初阳请教语文课程的问题,和他探讨语文课应该怎样上。在听周益民《童年的月亮爬上来》的时候,当学生自由活动和讨论的时候,我就向张康桥请教他提倡的“儿童语文”的核心是什么。在听郭初阳的《父母的心》的时候,我向周益民表达我对语文课堂教学的困惑。梅子涵,朱子强都是我仰慕的,这次有了近距离的接触。因为和朱老师原来就有过交流,倾听过他对语文教学的看法,也看过他的《小学语文文学教育》,看过他主编的《快乐语文读本》,对他的儿童观,教材观有一定的了解。我这次把我的书送给他,他也还记得那次的交流。他说这个对他也很有用,我想他也确实想研究语文教育吧。从他的神情,从他的演讲,能够感受到他对语文教育的忧虑和深切关注。老师同乘一车,靠近他的时候,让他在他写的《相信童话》这本书上签字,我不小心把书拿倒了,结果老师就签倒了,算是一次特别的留念了。


一个一个报告,一个个思想的大餐,让我感觉到目不暇接。一次次不同的朋友的聚会让我感受到真情,每一个人都是灿烂的笑。


除了会上的交流,会下的交流也很多。因为在央校有好几个论坛的版主,有沉砂、兔兔……这些网友私下的交流也很有意思。我喜欢和朋友在一起,就是因为我们交流使我受益,我在不同的人身上能够学到不同的东西。


这么多人来自南北西东,都是为了一个目的,那就是为了儿童的发展。儿童文学是基于儿童的、作用于儿童的,所以,为了儿童美好的明天,大家愿意贡献自己的力量。一群“点灯人”“种花人”“植树人”,愿意用自己微薄的力量,为了儿童,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温暖”“柔软”无形中成了活动的主题……


 


 


 


 


 


 


 

图画书的高度

图画书的高度


2007-12-2


 


老师的讲座题目是《我现在告诉你我要说些什么》,讲座的核心是“图画书的高度”。讲座别有风趣,让我们感受到老师的与众不同,也感受到一个儿童文学作家的语言魅力和情感特质。


让我们看到图画书的“高处,深处,远处”,这是本篇讲座的立意。“图画书之所以好,是被眼睛看见,被耳朵听见了。”这就是说图画书应该被孩子感受到吧。


老师也谈到“有用”与“无用”的问题,正好回答了我前几天的困惑。所谓的有用有时恰恰是无用,而看起来的无用确实有用。图画书是一生都要读的书,所以不能以现在的有用与否来衡量。


“图画书的高度时轻易获得的吗?”老师以《月亮的味道》举例说明。“高度是丰富的体验,是深刻的含义……”这就是图画书的高度,大人要带领孩子到达那个高度。大人自己首先要有到达。“高度的到达需要我们不停地向那个方向走。”一是说我们自己要不断地阅读图画书,不断思考感悟领会,也需要我们有耐心带着孩子阅读一本本的书,让他们从一个高度走向另一个高度。


“浅比不阅读还可怕。”当一本书没有给孩子留下足够深刻的印象,如果一本书没有带给孩子一点点心灵的力量,也许这是另一种错过。一本书,孩子童年的时候没有读过,当他某一天遇到的时候也许会用心去读。一本书,孩子童年没有读好,在将来的人生中即使遇见了,也有可能错过。


“高度是说不清楚的。”确实,究竟什么是高度,很难用语言来界定。高度其实是一种模糊的感觉,是一种意识的醒悟。高度不是复杂,高度不是道理,高度不是告诉,高度是一种高于自己的体验,是一种深刻得获得,是相对于当下的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