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传统语文中学习什么

从传统语文中学习什么


2007-12-14


 


机缘总是巧合,否则就不是机缘。


今天教学论课上主要讲的是“文言教学”专题,让我对文言教学的作用有了更深切的体悟。老师谈文言教学应该怎样进行,主要从三个方面——文言仿真,同类补充,多样整合来谈。我对文言在汉语学习中的作用,认识更多了,文言文的学习给学生打下精神的底子,也打下语言的底子。文言是中国几千年文化的载体,就像汉字一样承载着太多民族的意识,说是意识因为有很多我们无法表述,或者还没有发现的意蕴,都在文言之中了。学生学一些经典的文言文,会激活他们头脑中的语言密码,因为他们就有能识别文言的基因,那是一代代的祖先把密码写进基因的。把适当的文言储存进大脑,激活本来就有的密码识别系统,就打开了学习语言的大门。学习语言本来就是在发展思维,学习文言就是发展中国人的思维,因为文言是我们民族特有的语言。因此,文言教学在语文教学中有着极其重要的作用,是语文教学的重要组成部分。


文言教学怎样进行?老师以《扁鹊见蔡桓公》教学为例,从四个方面进行了说明:1.创设文言环境,这有些像英语学习,英语学习也要有环境,其实任何语言的学习都需要环境。那就是在文言教学的过程中,师生都尽量使用文言,而不是白话,这是语言学习的根本。2.以文言的方式提问,让学生用文中的文言回答。3.补充与原文关联的文言短文,让学生多读。也就是给学生尽可能多的语言材料,让他们有机会直接接触。4.师生可以尝试用文言写作。这一点又让我联想到英语的学习,英语学习除了阅读以外,更主要的途径就是用英语说和写,写作能够提供使用语言的机会,同时对语言的表达习惯有更多的感受,通过多次的写,把握语言的规律。看来,语言的学习是大体相同的。


在文言教学中,不提倡“理性分析”,其实任何一门语言的学习都不应该以理性分析为主。感性的语言学习是不可代替的。学好文言的大体步骤:


1.以读写旧体诗作为起点。


2.以白话到文言的回译作为手段。


3.可以写“序”“跋”“短笺”。


4.写文言短文。


做好这些,主要的是靠语文教师的语文实力。我们从小没有受过这样的教育,传统语文的功底很浅,但是不能因此让我们的学生也失去机会,即使是边学边教,也不能让学生在传统语文方面缺失了。我们不能改变我们的过去,但是可以改变自己的现在,不能以自己也不会为理由,而任由文言教学浅浅地划过。


语文教育史课上,老师重点讲“白话文成为语文教学的主体内容的历史必然性”。从语言与文化的关系,语言变化与语文教育发展的实际状况,白话文成为语文教学内容的现实可能性三方面来讲。还讲了“语文教材的变化发展”,从“文白关系”,“知识与文选”,“文学与实用”(下一节课的主要内容)三方面阐述。


这就是不约而同,老师让我明白了文言学习的重要性和怎样教学。老师给我们理性分析了文言是怎么退出教科书的。又让我们思考,在现实的情境中,文言究竟应该不应该退出语文教科书?传统的语文学习能让我们思考什么?


在场而又相遇,就是一种机缘。


老师讲课的时候,我听得特别有感觉,因为我弄清楚了一个问题,并且坚定了自己的方向。老师说了她选择研究传统语文教育的原因,就是看到她的老师,在研究语文知识体系中碰到了很多问题,迄今为止也没有一个完整的体系。在此老师提出两个问题:要不要知识?语文知识到底是什么?是啊,语文知识到底是什么呢?是我们平常说的字词句段篇吗?老师从陈述性知识和程序性知识两方面来说明。举了古代语言学习中的“属对”的练习,“属对”是语言训练,还包括了语意、语境的体会,训练学生的语感。由此可见,汉语文的知识不是我们理解的字词等知识,而是“程序性”的知识,是关于方法的知识。汉语的学习就是用汉语独特的学习规律、学习方法、学习进程驾驭汉语的陈述性知识(汉语的语料)。


我有茅塞顿开之感,我一直也想从传统中寻求,但是不知道求什么,今天算是彻底明白了。我原来一直朦胧地想:汉语是我们民族的独特语言,而我们现在看到的关于语文课程论,语文教学论的书基本都是从西方的理论框架得来的,在这个意义上说,我们并没有真正的语文课程论,也没有真正的语文教学论。我又清晰地记起,去年3月在杭州的时候,在西湖边上,我和军晶聊天的时候,我就曾这样表达,我上教育硕士,到高校里边来,就是要找到属于我们自己的语文的课程理论和教学理论。我走进首都师大好几个月了,还没有找到,这个目标似乎也被淡忘了。这次课,又重新让我看到了自己,也唤起了我的研究欲望。在这一刻,我和王老师相遇了,我认为我完全明白她想表达的意思。


所以,我很激动,想表达,正好走在楼道里的时候,我问老师,您讲得这些是不是可以说“我们要研究基于‘语用’的语文教学”。老师认为我说的有道理,然后又举了语言学研究的一些例子。不知不觉我们已经站在寒冷的校园里,我们好几个同学围着老师,在风中,老师不厌其烦地给我们讲,说她是想唤起我们,让我们到实践中去研究。我还想说,我们研究的这种“语用”的语文教学,并不是语言学意义上的“语用”,而是学生学习语文后的“语用”。老师边走边和我们聊。


我现在作为一个老师想,这该是多么美的一幅画,在寒风中,一群师生为了语文教学而兴致勃勃地聊着,畅谈语文的昨日与明天。


老师在今天的课上,两次谈到现代的教学中,缺少了师生之间的心与心的交流,老师缺少对学生心灵的关注。这种心与心的交流在古代的教育中是常有的,传统的评价系统,老师观察学生的言行,考查学生的叩问水平,留心学生的研讨水平。而现代教学中,是一张试卷把师生分开了。


好在,我们今天还有这样一幕,一种向往传统的一幕,一种师生走近的一幕……


从传统中学习什么,我想,我已经找到了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