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的行走

思想的行走


2008-5-16


 


今天有三门课,“现代散文研究”“艺术专题”“新时期语文教育改革研究”。


散文课上主要讲了周作人的中期和后期的散文。对周作人的散文特点进行了剖析。周一直是我喜欢的作家,虽然他有一段不太光彩的事实。但是,经过老师的分析,对周的散文特点有了更加清晰的了解。“系统渊博,广征博引的知识性”“亲切风趣,庄谐杂出的幽默味”“用平淡素雅的笔墨写出恬静朴拙的诗意”。老师引了很多作品和名人的评说作为例子,感觉接受起来还是很舒服的。听着课,心中徘徊着周氏兄弟的样子,想着他们的作品,偶尔还会想到语文本身,应该教什么,应该怎么教。


下午第一节是艺术专题。听魏家川老师的课特好玩,他的思维转得很快,稍不留神就不知跑到哪里去了。我有一个有趣的感觉,老师讲的每一个细节我都能听懂,我也能跟得上,但是两节课听下来究竟是什么,我往往弄不懂。今天以《漫游人脑》为例子,讲了“精神主体”和“精神实体”。对现实中普遍认为的“灵”与“肉”的分离进行说明,告诉我们灵与肉其实是一体的,没有灵的存在,一切都是物质的存在,包括人的意识。老师举的例子,就是电脑也具有类似人的大脑的“意识”,那能说明电脑有心灵吗?老师在用科学性的事例说明主体不同看到的世界就不同,举了凡高的例子。举了“幽灵臂”“幽灵腿”“梦游症”,说明这些都是大脑的功能。当尼采说出“上帝死了”的时候,本体发生了变化,不再是自然本体、神灵本体,当福柯说出“人死了”的时候就发生了主体危机。老师还提到了“奥卡姆剪刀”,当时明白了是“如无必要,勿增实体”,当时还明白,现在写不清楚了。老师还讲了“情感”“数觉”“动觉”“直觉”。讲到人体有特殊的场感应,老师举了拐过拐角觉得会遇到某个人,结果真的遇到,我想到的例子则是“说曹操曹操到”。就是人体“场”的相互作用。这个世界很多是能够用科学解释的,就像今天老师讲的这样,很多意识都是大脑这个物质的产物。但是,科学不能说明一切,现实中很多实际事例是用科学无法解释的。


老师的课,我认为讲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语文学科教育本体就是语文教学内容的问题。语文究竟要教什么,语文的教学内容究竟是什么,这是困扰语文学科和语文教师很久的问题。老师从索绪尔定义中的“language”(语言——总体概念)“langue”(语言形式系统)“parole”(言语)三个词入手,做了具体分析。


第一种观点认为语文等于语言(实际指的是语言的形式系统),包括语汇、语形、语音、语义、语法等,合起来就是语言形式系统的知识,就是过去经常提到的“字词句篇语修逻文”的知识。语言学水平不等于语言水平,这是大家公认的,所以学习语文并不是学习语言学。掌握了语言形式不等于掌握了语言,了解了知识不等于有了语言能力。语言的规则是简单的,但是语言的形式是变化无穷的,知识和能力不是点金的手指和石头的关系,所以语言学知识对学习语言的直接意义不大。可见这种观点是落后的了。


第二种观点是语文等于言语。索绪尔说“语言是通过语言实践存放在某一个社会集团全体成员之中的宝库,一个潜在在每个人脑子里或是存在于全体中的语法体系。而言语则是语言的体现,包括说话者赖以运用语言规则表达个人思想的各种组合”。所以就有了以“言语”为本体的语文观。老师讲了语言与言语的差别。但是,言语本体观并不是没有问题。以言语为入口(出发点,就是学生应该从学习言语入手),又以言语为出口(学生应该学会言语),但是中间的教学过程应该怎样来做,肯定教的不只是言语,这样语文教学过程就变成了一个“暗箱”,所有的语文教师只能“暗箱操作”,还是不能解决语文教学的根本问题,那就是教什么,怎么教的问题。


老师的这些分析,让我头脑中冲撞的东西很多,对语文本身也有了更多的思考,虽然没有答案,但是感觉很好!


今天一天,在三位老师的带领下,大脑飞速运转,对文章、对精神、对语文有了更深入的感受。对周的散文,对哲学,对语文有了更多的视角和感觉。

文学作品的教学

文学作品的教学


20071221


又上课了,感觉精神集中不起来,可能是最近奔波的缘故。告诫自己要静下来。


教学论课上,老师讲了“文学作品的学习与鉴赏”。老师从“概念”“功能”“方法”三个方面来谈。


在概念上,老师介绍了文学、文学教育、课文及三者关系。现在教学中存在的问题就是分不清自己应该干什么,经常做不属于自己的事,落实不了目标。从这个意义上说,语文教学老师知道自己要教什么是很重要的,只有知道了自己要教什么才能明确课堂教学的目标,教学中学生才会有收获。在功能方面,小学重视从识字到词语到句子的转化过程,通过读经典作品实现从口语到书面语的过渡。老师谈到了阅读难度的问题,没有难度学生就没有阅读的兴趣,我想这个难度就是阅读的深层兴趣吧,学生必须要探讨以后才能弄明白的,学生就喜欢去读。那么对小学生而言,学习课文,重点不是鉴赏而是吸收,是通过阅读大量的优美文字,把好的语言变成自己的。我这里有个疑问,如果分不清哪些语言是好的,怎么去吸收呢?也许学生是会凭借语感吧。是凭借语言对他的“新鲜度”来识别语言吧。我清楚地记得,在上师范的时候,第一次去学校阅览室,看《儿童文学》,一篇文章里有“汗颜”一词,我从没听说过这个词语,想弄懂意思,凭借那篇文章大概意思有点感觉,但不敢确定,后来在几个不同的地方读到这个词才真正明白。学生阅读文学作品应该也是从“新鲜度”来学习语言的,不能靠理性的分析评价。


老师讲到语文的“语文味儿”,举了“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湖上影子,惟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的例子,让大家感受什么是语文味儿。从这里可以感受到语文教师的重要性,语文教师心中有怎样的语文?语文教师能不能感受到语文的美,语文的情,语文的味儿?这是很重要的。从这个意义上而言,语文教师必须要有较深的文学素养。


在“方法”层面,老师列举了“看、读、比、议、写(评点)”等方法。学母语以学生自学为主,我非常同意这个观点。因为在学生基本解决了识字以后,文字的大意对学生而言是很容易弄懂的,就看老师能够在哪些方面着紧用力了。教师既要能把握文章的“脉”,又要能够点到文章的“穴”,在重要的穴位上用力,才能够打通经络,使整篇文字在学生的眼中是一个整体。从鉴赏的角度而言,老师提倡用“比较”的方法,我想到了我执教的《唯一的听众》,这是两个版本教材的比较,还有同一作者不同文章的比较,不同作者相同题材文章的比较等等,通过比较学生能够得出结论。老师重点介绍了刘永的《雨霖铃》提示从哪些方面可以进行比较。我发现有时候在教学上绕个圈子与不绕圈子是大不一样的,绕圈子学生就能走一个过程,就可以有所发现。


老师提倡在文学作品的教学中重视吟唱,诗、词、文都可以吟唱,通过吟唱唤起学生的情感。在这个过程中音乐是一个很好的支持因素。把诗词文谱上曲子,就是对文本理解的一种再创造,能够提高鉴赏力。


语言学课上,老师讲了“句子的对比焦点”,让我们通过具体的语言现象,知道了汉语是一种“语用优先”的语言。给语文教学的启示就是,语文教学要重视语用,把学生语言的运用能力放在第一位,把语言的规则放在第二位,保证鲜活的有个性的语言有生存空间。


语文教育史课上,老师重点介绍了陶行知、蔡元培、朱自清的教育思想。老师的课出了给我们知识还给我们思考的路径。让我们知道对教育家的研究,因为面临的问题不同,研究的角度就不同,感悟就不同。我想,我们研究历代的教育家,就是在别人的思想里找到自己,找到自己的存在,实现自己的存在。也许这就是研究的意义吧。


介绍朱自清,老师以《背影》为例,谈到了一些作品的细节,如“父亲为什么非要给作者卖桔子,而不是其它水果?”提倡教师备课应该从“写作背景”“作品主题”“我的感情”“作品构思”“作品语言”“何以感人”等方面着手。又举了《荷塘月色》中“颇不宁静”的例子。我感觉老师在讲教师细读作品对教学的现实意义,教师只有读得细才能教得好。这和我最近读孙绍振先生的《名作细读——微观分析研究》,对作品如何细读有了一些了解。现在的教师可能是缺少细读作品的能力,才使语文课没有滋味。归根结底,文学作品的教学要去体会人情,体会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语文断想

语文断想


2007-11-28


 


教育学老师留了一个作业,要求我们回答一些问题,老师想通过这些问题让我们对自己所任教的学科进行多向度的思考。我按次序把这些问题归结为这样几个方面:课程内容、课程意义、课程目标、课程实施、课程评价、教学实施(方式、策略)。一些小问题有交叉,可能处于不同的层面。我们需要从课程的角度,从教学的角度,从教师的角度重新审视所教学科。其实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也是我们经常忽略的就是学生的角度,学生学习语文究竟有何用,学生究竟怎样可以学得更好,学生究竟怎样才是学到了语文……这应该是语文课程、语文教学、语文教师要思考的。


下面从三个角度,谈谈我当下对语文及其教学的认识。


 


一、语文课程是什么?


语文科作为一门课程还有一些概念是含混不清的。因为这些概念的不清晰,因为课程体系的不完善,造成了语文教学的左右摇摆而且效果很差。关键不是在中小学语文教师的问题,而在课程研制的层面的问题,是课程内容不能教材化的问题。其他学科都有自己的专业,也就是相对完整而独立的学科体系。而语文没有自己的专业。高校教师可以把“现当代文学”、“古代文学”甚至“九十年代文学现象”等作为自己的专业。那中小学教师以何为自己的专业呢?因此,实现语文专业化的前提是语文教师要有自己的“专业”。也就是要有语文教师可以拿来教的语文课程,可以拿来用的语文课程,而这些至今还没有放在语文教师手中。


“我们还揭示出,语文课程内容刻板僵化与随意性过大并存、语文教学花样百出与知识含量的极为贫乏共生,是我国语文教育的严重问题。而问题的根由,是我们在语文课程具体形态层面存在巨大的空档;或者说,我们一直只有‘选文集锦’的语文教材,很大程度上不曾有过严格课程论意义上的语文课程。” (王荣生 《语文课课程论基础》上海教育出版社


中小学语文教师面对的是“杂乱”的教材和“听说读写”的活动,教学的“混乱”也就在所难免。一些自觉的教师可以凭借自己的思考进行有意识的探索,但是多是教学方法层面的改良,其课程论的意义还是微乎其微的。学生只有碰到一个好的老师,才有可能受到好的语文教育,否则就很难饶有兴趣地学习本来很有生趣的语文。课程标准对一些基本目标进行了设定,但是教材编写并没有根本突破,没有编写出符合课程标准的高质量的教材(实验教材虽然在选文等方面有所改善)。还不能保证,一个语文教师拿到语文教材以后,不用过多思考就可以保证所教的是语文科课程而非其他科课程。


那语文课程究竟是什么?


“语文科其实并没有严格对应的‘学科(discipline)’,它所对应得是听、说、读、写以及言语作品;或者说,它有许许多多的对应学科,凡与听、说、读、写,与言语作品相关的,都是语文科(subject)对应的学科(discipline)”。(王荣生 《语文课课程论基础》上海教育出版社


从这段话中可以看出,语文课程所包含的层面是比较多的。即对应着言语材料,又对应着“听、说、读、写”等语文活动。或者说,凡是能够发展学生听说读写能力的材料(文字的、音像的等)都可以算作语文课程的内容。这绝对不是把语文课程泛化,而恰恰从另一个视角审视语文课程。语文课程的内容与语文课程的目标哪一个更重要,当然是目标重要。只要达到语文课程的目标,使用什么样的材料都是可以的。


从这个意义而言,语文课程是什么,不是最重要的问题。语文课程做什么?语文课程怎么做?就成了课程界定首先要解决的问题。(这就自然转到学生为什么要学习语文课程,教师怎样实施语文课程上来。)


 


二、学生为什么学习语文学科?


 


语文科课程承担太多职责,主要是语文科的言语作品承担着传承民族文化的任务。那学生学习语文科的理由是什么呢?


1.其表层需要是发展语言。


语言是表达的工具。因此,学生按照年龄的不同,逐渐从口语表达向书面语表达过渡。学生在语文学习的过程中,通过“听说读写书”等语文实践,逐渐形成语言表达的能力,养成良好的表达习惯。这是一种社会需要,因为社会需要能够表达自己的人,在社会中能够自处。二是个人的需要,一个人要与他人交流,还要能够通过与外界的交流获得自己需要的信息、思想等。所以,基本的听说能力,基本的阅读和写作能力,就成了一个人立足于社会,立足于人群的不可缺少的技能。


2.再一层需要是发展思维


语言是交流的媒介,更是思维的凭借。除了语言本身表达思维以外,语言还能够发展人的思维。阅读是获取知识的过程,但是阅读获取的知识只是阅读的副产品。在阅读中思考,在思考的过程中获得自己的思想才是阅读的主产品。阅读是发展学生思维的重要方式。学生通过大量阅读,获得大量信息,并且与自身对照,通过反思使自己的思想不断成熟,这在当下的阅读教学中的师生多数是“日用而不知”的。作文等表达的练习,让学生有时间整理自己的思想,在表达中不断提高思考的频率。通过表达,让自己的思想更加清晰,同时也养成思考的习惯。


3.深一层需要是强健精神


因为语文学科的材料负载着民族的文化。在学习语言的过程中,学生自然就会受到文化的熏染。学生品味的语言越多,接受的文化越丰富,受到的影响也就越大。学生发展了语言,发展了思维,就开阔了视野,能够与古代的先贤对话,就会获得精神的愉悦。而这种愉悦又能使他对民族文化和民族性格有更多的体悟,文化的因子就会进入学生的血脉之中。学生拥有独特的价值观念,就能形成独特的文化人格,就不会迷失在社会中。精神的强健带来的是对世界的洞察,是对人生的了悟。


4.再深层需要就是提升境界


前面提到,学生在接受语言,发展语言的过程中能够获得智慧,获得人生的经验,学生在学习语言的过程中也能够以古鉴今,能够推己及人。也就是说在语文学习的过程中,必然包含智育和德育的因素,并且是始终伴随语言学习过程,须臾不可分的。不管就语言所承载的内容而言,还是语言本身,都具有不可抗拒的美的因素。语言承载的美与语言本身的美被学生分享,被学生接受的时候,学生的审美水平就会不断提升。“智育使人智慧,智育与美育在一起,使人大智大慧。德育使人醒悟,德育与美育在一起,使人大彻大悟。”(张楚廷《教育哲学》)语文把智育、德育、美育完美地结合在一起,学生在学习语言的过程中,就会大智大慧,大彻大悟,这岂不是人生的最高境界。


学生学习语文,语文学科就起到了辅助学生发展的作用,就为学生一生成长打下基础。学生在获得语言的过程中,发现自己获得自己,可以说,学生学习语文,发展语言的过程,就是获得新的生命的过程。


学生为了人生境界的提升,为了生命的完美而学习语文。换言之,语文课程要能够提升学生的人生境界,要能够使学生具有更完美的人生。


 


三、语文学科应该怎样教?


 


怎样教,应该是教师层面的问题。其实这个层面的问题,离不开课程和教材的设计。但是,教师不应该成为课程和教材的被动执行者。当课程和教材还不完善的时候,教师不能无所作为,教师应该能够自觉地思考,并且有意识地进行有意义的语文教学。教师应该做的是“参与课程研制、用教材教、为了每一个学生的发展”,向自己的专业化率先迈步。


 


1.参与课程研制


课程研制历来是课程专家的问题,中小学教师很少或不敢去动课程的脑筋。所以,对课程究竟是什么也不是很清晰。


“语文教学内容,是教学层面的概念,从教的方面说,在目前的话题,指教师为达到教学目标而在教学中重构的‘师本生本’状的‘课程内容’和‘教材内容’。它既包括既定课程内容的执行,也包括在课程实施中对既定课程内容的改造,还包括教师乃至学生在教学中所生产的课程内容;既包括在教学中对现成教材的沿用,也包括教师对既定教材内容的‘重构’改编乃至增删、更换等,还包括由其他途径的种种材料的呈现。”(王荣生 《语文课课程论基础》上海教育出版社


从这段话中,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教师参与课程的研制,在当下的条件下,主要是对既定教材内容的“重构”改编乃至增删、更换等。也就是说教师应该在课程观的指导下,明白自己应该教什么,学生应该学什么,根据教和学的需要,对现行的教材进行创造性地使用。“还包括由其他途径的种种材料的呈现,”其他种种材料应该是包括语言材料(主要是语言材料)、影音材料、图片资料等等,这些资料的呈现和使用要为了达到语文教学的目标。


教师创造性使用手中的教材,能够对教材进行删减和补充,就是在参与课程的开发了。当教师积累了一定的实践经验,知道怎样删减是合理的,知道补充哪些材料是适当的,那就是一个比较合格的开发者了。根据这些经验,进一步研究,得出一个普遍规律——比如,进行何种类型文章的教学,可以使用何种材料,把这些相对固定下来,形成一定的资料包,在语文教学领域中推而广之,那么就是参与课程的研制了。


参与课程的研制,做理论上的探讨与研究,更做课程实施领域实质性的探索,这是教师工作的应有之义。


2.用教材教


“用教材教”而不是“教教材”,此语在语文界已经是共识了。意思就是,语文教学应该以教材为凭借达到教学目标,而不是把教材内容作为教学的归宿。认识上似乎已经澄清,但是在现实中如何“用教材教”呢,恐怕还有很多教师心存疑问。


为了解决这个疑问,王荣生先生把语文教材中的文本归为“定篇”“例文”“样本”“用件”四类,这种对文本的划分,对厘清语文教学中很多纠缠已久的问题有着极重要的意义。每一类文本的功用不同,教师根据不同的功用实施不同的教学。但实,现行教材并没有对文本进行这样的“分工”,因此,开发的任务又落在教师的肩上。


在我看来,对文本的功用分类是极重要的,但是还不能解决现实中语文教师的教学问题。教师虽然在观念上知道了“用教材教”,但并没有在实践中明白怎样才是“用教材教”。所以,应该解决的首要问题是如何对待文本。


用教材教,首先要明确的是,教的不完全是文本内容,体会的不仅仅是文本感情,领悟的不仅仅是文本表达。那重要的是什么呢?那就是语文学习的方式和语文学习的习惯。从语文学习的角度进行思考,进行教材的取舍,有利于教师更明晰地用教材教。如果以教会语文学习的方式为目标,教学就是利用文本教会学生一种语文学习方式,这样教师就不会把教学的落脚点放在文本的内容上,就不必拘泥于一篇文本,就不必让学生学会学透某一篇文本。既然学习方式、学习习惯、学习能力是我们的最终目标,那文本势必就变成学习材料。在学习方式、学习习惯、学习能力的培养过程中,同时学习了很多内容(可能是社会、历史、科技、自然等方面的知识),同时体会很多感情(可能是涉及亲情、友情、离别情……)。也就是说,语文学习的结果是语文能力的提高,而不是了解多少故事,知道多少事情。


3.为了每一个学生的发展


语文有很多功用,在第二部分已经论及。那教师在教学中如何让每一个学生的生命都获得发展,是教学实际中必须思考和实践的。用语文学习的方式学习语言并不是要把“思维”“精神”“审美”抛在一边。相反,只有用语文学习的方式学习语文,才会更清晰地思考。学生从语言的角度进行思考,进行鉴别,进行欣赏,才有可能在学习语言,才有可能发展思维、情感、审美等。


把教会学生用语文学习的方式学习语文,是有可能为了每一个学生的发展的。以语文学习的方式学习,教师执教的着力点在学习方式而非学习内容。因为不求内容过分完整,而是方式的领悟,不同理解力的学生经过多次尝试和实践,都会形成语文学习能力。


当学生在学习了一段时间以后,掌握了基本的语文学习的方式,就可以“不待老师教而自能学习”了,学生就有可能在大量阅读课外读物中获得教师意想不到的发展。当学生自己领悟了语文学习的规律以后,学习才会获得本质上的提高。


只有教会学生学习的教育才是真正的教学。因此,教师教语文的立足点应该跳出语文学科本身,把关注的目光放在学生身上。有利于学生发展的就是好的语文教育,能够提高学生语言、思维、精神、审美的语文教学就是成功的语文教学。


 


四、问题及思考


说了一通,自以为明白了,但是知道还有很多问题没有弄清楚。


比如课程的开发,教师如何准确把握,怎么能够做到保证是语文而不是其他。别说是教师,就是理论界对语文还存有争议。


抛开语文课程是什么不谈,而谈语文课程该做什么,是不是在回避呢?虽然老师讲过“理通成论”,但是不知道这样理解是不是合乎学术规范。


对用教材教,其实有案例就更能说明,但是因为案例还没有整理好,再就是穿插案例似乎与此文的题目不符。


语文需要理论界的澄清,更需要实践领域的清醒,教师自觉地走向“专业”是当务之急。


 


附作业要求:


我所教授的学科


 


教师应该能够回答关于自身科目领域的如下问题:


我们如何界定该科目内容?掌握该科目内容涉及哪些核心概念和过程?围绕该科目内容是否存在相互矛盾的定义?国家和地方的标准或框架是怎样界定其内容的?了解这些内容有什么意义?


讲授该科目内容的不同目的何在?学生为什么有必要学习该科目?该科目的哪些方面最为重要?讲授该科目内容的目的是否视学生年龄不同而存在着差异?


就该科目内容而言,理解透彻或绩效突出的标志是什么?理解和绩效具有哪些不同层面?学生在不同发展阶段可能会对该科目内容达到怎样的理解水平?学生的理解和熟练程度是怎样发展的?教师的教学会为这个发展的过程提供怎样的辅助?


讲授该科目内容的基本课程包括哪些?课程材料中包含哪些关于该科目的定义 ?课程安排是否与国家和地方的标准相一致?怎样根据年级的不同而做出不同表述?教师怎样有效地利用课程材料来辅助学生的学习?


教师怎样评估学生在该科目内容领域内的理解程度和绩效?哪些手段最有助于评估学生的能力?教师怎样把这些评估结果体现在授课过程中?


讲授特定内容的典型常规做法有哪些?在促进学生学习的过程中,哪些常规做法和手段是卓有成效的?是否存在对某些群体的学习者尤为有效的常规做法?哪些表述、举例和类比尤其有助于学生理解特定的概念或理念?